官方文章

  • The Art of Self-Reference

    Ohad Asor 发表于2018年5月27日下午8:09分

    这篇文章与前两篇文章一样,阐述了相同的主题。 “The New Tau”这个帖子从TML到Agoras专注于讨论scaling。“From Agoras to TML”这个帖子相反,专注于知识经济。在这里,我们通过强调自我定义来探讨这个问题。 我们这里的主要例子是立法。假定一个创建和修改法律的议会。假设议会有兴趣修改现有的法律。那么,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,他们不能随意的去修改法律,而是应该按照修改法律的法律来修改法律。为了区分法律和修改法律的法律,我们称前者为“一阶法律”,后者称为“二阶法律”。三阶法律是一个关于二阶法律(也可能是一阶法律)的法律。 阅读更多...

  • 从 Agoras 到 TML

    Ohad Asor 发表于2018年3月13日上午9:30分

    在上一篇博文中,我们按时间和概念上的顺序从下至上的讨论了五个阶段:语言、知识、讨论、协作、变化和知识市场。这五个阶段是关于如何建立一个知识社会的,并且我们可以在它上面建立一个知识经济。在这篇博文中,我们回顾一下:我们考虑的是我们所说的知识经济,以及它所需要的是什么,然后进行深入讨论,直到语言 阅读更多...

  • The New Tau

    Ohad Asor 发表于2017年12月31日上午7:27分

    一个团体可以少到几个人,也可以多到几十亿人,当这个团体需要做出某个决策的时候,团体的成员需要反复协商,最终达成某种协议,供全体成员共同遵守执行。这一过程我们称之为社会选择 (Social Choice)。社会选择可以衍生为五个层面,语言(language)、知识(knowledge)、讨论(discussion)、协作(collaboration)和演化(choice about choice)。鉴于社会选择广泛存在于人类社会之中,并且十分重要,我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,提出了一种社会选择机制,使集体协商决策的过程更加合理科学。 阅读更多...

  • Tau和真相危机

    Ohad Asor 发表于2016年9月11日凌晨2:25

    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法律的世界里。除了个别案件,你不可能知道什么是合法的,什么是非法的。你所能做的就是试着看看法官或警察在你采取行动后的意见,当然他们彼此之间意见也经常不一致。或者你可以咨询律师,他会告诉你没有绝对的答案,其实这只是一个概率问题,不幸的是没有人知道如何计算这个概率。你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过一个有作为的生活,按照你所理解的规则或律师指导去遵守规则,但是没有人能保证你不会被认为是罪犯,或者法律行动不会对你不利。同样,一个人可以过着伤害众人的生活,即使系统意识到这一点,也没有任何法律体系会阻止他。这种悲观的情况并非鲜见,也并非只发生在个别地方。据我所知,Franz Kafka对这种情况进行了最好的描述。 阅读更多...